返回 新闻正文 首页

罗罗和通用大幅裁员 中国迎来机遇

05-23 08:15 航趣飞机网

  尽管早在去年2月就已经成为中俄CR929项目发动机的最后2个入围者,但受各种因素影响,通用电气(GE)和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下称:罗罗)中的哪一家将最终取得订单,仍未最终出炉。

  不巧的是,在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下,5月20日,欧洲最大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商罗罗宣布,为应对客户对民用航空发动机等需求的大幅减少,其计划在全球裁员9000人,几乎占其员工总数的20%。

  《金融时报》指出,这是该公司30年来的最大规模裁员,约是“911恐袭”后裁员人数的2倍。

  不仅是罗罗,通用电气旗下规模最大、利润最高的部门——航空业务在3月底裁员2500人后,本月初再度宣布将裁掉25%的员工,约1.3万人。同时,其最多50%的维修和保养员工将被强制无薪休假3个月。

  事实上,作为罗罗重要的市场和供应链,中国率先从疫情中恢复令其印象深刻。其大中华区总裁李安在2019年业绩发布时表示,中国供应商积极的复工复产对保障其供应链正常运转作出巨大贡献,让其对中国市场更加充满信心。

  不仅如此,罗罗方面今天向观察者网补充道:国内航空业已开始复苏,作为制造商其首要任务是支持航空公司。

  而对于CR929项目,罗罗提到,期待通过支持该宽体机项目,强化与中国航空业的合作。

  事实上,在回顾2019年时,也在官方微信发文称赞中国供应商:“中国作为罗罗全球三大市场之一的战略地位不断提升。与此同时,中国已成为罗罗全球供应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30年来最大规模裁员

  罗罗在5月20日发布的新闻稿中坦言,新冠疫情对其和整个航空业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虽然其采取行动增强财务弹性,但无可奈何的是,商业航空活动将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几个月前的水平。

  “随着客户对我们民用航空发动机和售后服务的需求大幅下降,我们现在必须应对这些中期结构性的变化。”声明中表示。

  这家为空客和波音生产航空发动机的巨头透露,其全球5.2万名员工中至少将有9000人失业。通过此次裁员计划预计每年将节省超过1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13亿元),而裁员成本大约为8亿英镑。

  值得注意的是,这要比罗罗5月初公布的裁员计划多出1000人。当时其透露:全球航空公司停飞大部分飞机后,今年1-4月民用宽体飞机的发动机飞行小时比预期低40%,其中4月飞行小时减少90%。

  英国《卫报》报道指出,裁员最严重的将是罗罗民用航空业务,约90%的岗位将被裁掉。因为其民用航空利润的关键部分,来自于航空公司向其支付的发动机维修服务费,而航班停飞严重影响了这些收入。

  罗罗公司透露,在疫情发生之前,其生产的发动机每周会运送数百万名乘客到世界各地,该公司为空客A330、A340、A350和A380飞机,以及波音777和787梦幻客机制造引擎。

  观察者网梳理发现,总部位于英国德比郡的罗罗公司,是全球航空发动机制造三巨头之一,市场占有率与美国通用电气相当,其领先的工程制造技术为大量工业应用提供动力系统。除民用业务之外,罗罗还生产战斗机和军舰的动力系统,以及核潜艇的反应堆等。但其表示,国防业务不会裁员。

  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指出,罗罗前述裁员计划是其30年来最大规模,将对英国民用航空领域的就业造成严重冲击,因为大约三分之二的裁员将发生在英国,并且其中一半将在今年执行。

  据《卫报》披露,罗罗一共在英国雇佣了大约2.37万名员工,其中民用航空部门约1.6万名。该公司17个主要生产基地中有9个位于英国。

  罗罗计划裁员的消息公布后,英国工会立即抨击此举是“可耻的机会主义”(shameful opportunism),并敦促该公司设法减少裁员。

  罗罗公司首席执行官沃伦?伊斯特(Warren East)表示:“这不是我们造成的危机,但这是我们要面对的危机,我们必须解决它。虽然被通知失业是可怕的,但我们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

  当被问及政府将如何帮助罗罗及其员工时,英国司法大臣罗伯特?巴克兰(Robert Buckland)当天表示:“显然,我们将不得不与这家公司合作,研究各种选择。”

  上述报道指出,需求萎缩让罗罗大型航空发动机所服务的宽体机市场受到最严重冲击,恢复时间也最长。

  事实上,罗罗5月初便安排4000名英国雇员临时休假。当时便有业内人士预测,其恐将经历大面积裁员。同时,该公司还大幅下调今年宽体客机发动机交付目标,从预计的450台下调到250台。

  “政府根本无法取代根本不存在的客户需求,虽然世界各国政府都在竭尽所能地帮助企业,但我们必须对市场状况作出反应,直到世界航空业再次大规模‘起飞’。”伊斯特5月20日表示。

  5月16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表示,世界航空客运量至少在2023年之前都不会反弹到危机前的水平,这将严重影响对机票、飞机订单以及航空发动机的需求。

  两天后(5月18日),欧洲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透露,其正与工会方面谈判削减薪酬、让员工无薪休假和裁员至多3000人等措施,以应对疫情冲击。这场危机已导致其乘客数量减少了500多万。

  可以预料的是,运输需求的减少将直接影响到飞机制造商的订单。

  4月8日,空客发布声明,其正大幅削减旗下各条生产线产量,最畅销的A320系列窄体客机将比疫情暴发前减产三分之一。波音5月1日也宣布,将减产包括777和787等多型大型客机,并裁员至少10%约1.6万人。

  随之而来的,便是如罗罗一样的航空设备制造商大规模裁员。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3月底解雇2500人后,通用电气(GE)5月4日宣布,计划在未来几月裁掉旗下航空业务部门最多1.3万名员工,在该部门员工总数中占比为25%。

  《华尔街日报》指出,航空业务是通用电气规模最大、利润最高的部门,裁员是该业务削减30亿美元成本计划的一部分。3月份通用曾表示,将裁掉10%的美国航空业务员工,并强制让最多50%的维修和保养员工无薪休假。

  3天后,据路透社报道,法国航空设备制造商赛峰集团也宣布,因疫情已在墨西哥裁员3000人。该集团全球雇员超过95000名,截至4月,其在全球裁员达到35%,并暂时关闭250多个基地中的45个。

  CR929发动机引多方竞争

  “我们期待通过支持中俄合作开发CR929宽体机项目,与中国航空业进一步强化合作,共同推动全球民航业发展。”2020年初,罗罗大中华区总裁李安通过《国际航空》杂志发表新年贺词时提到。

  去年2月,中国商飞CR929项目办公室主任谢灿军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CR929将在当年上半年完成发动机供应商的选定,英国罗罗公司和美国通用公司(GE)是最后两个入围者。

  不过,路透社去年11月报道,通用电气航空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向伟明表示,由于中美贸易关系紧张,中国可能已推迟选择CR929远程宽体客机项目的发动机供应商。

  当时,向伟明在上海一场航空峰会上接受记者集体采访时指出,预计中国商飞选择哪款发动机的决定将于2020年第二季度做出。

  据中国商飞官网介绍,CR929远程宽体客机是中俄联合研制的双通道民用飞机,以中国和俄罗斯及独联体市场为切入点,基本型命名为CR929-600,航程为12000公里,座级280座。

  按照时间表,CR929将在2022年完成设计冻结,2025年实现首飞,2027年完成取证并交付用户。

  颇为有趣的是,CR929发动机招标曾引来多方竞争。

  据“网易航空”去年2月报道,最早招标时,加拿大普惠曾提出过在窄体机使用的齿轮传动发动机(GTF)上研发一款宽体机使用的新型发动机,但可能考虑到技术尚待验证,没有进入最终的考核名单。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研制一款名为PD-35-1的发动机,计划在2023年前研制完毕,但2028年才可能投入批量生产,未来不排除用于CR929,这款发动机对标的是波音787使用的通用GEnx发动机。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争夺CR929发动机项目的订单,罗罗公司去年2月提出将在中国建造一条飞机发动机装配线,其计划提供的是A330neo正在使用的发动机——“Trent 7000”的衍生型号。

  美国通用航空集团同样对竞标CR929发动机表现出很高的兴趣。

  早在2017年11月,其先进技术部总经理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到,CR929的发动机将是一款全新的发动机产品,与波音787和空客A350使用的发动机处于同一技术水平,其有意提供GEnx发动机的改进型。

  “GE航空集团将采用一切可行的技术措施,保证发动机达到CR929的使用要求。”他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谢灿军在上述采访中透露,CR929更想获得一台在燃油经济性上有10%提升的发动机。

  事实上,国产航空发动机的瓶颈也在逐渐突破。

  2018年11月,中国航发AEF3500宽体客机发动机验证机亮相中国航展,推力达35吨,是目前为止最大的国产航空发动机。

  对比来看,据长城证券2019年12月研报介绍,中国航发专门为C919量身定做的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CJ1000A,推力在12-15吨级。目前 CJ1000A已完成验证机全部设计工作,正在开展零部件试制和试验工作,预计于2025年服役。

  据中国航发介绍,AEF3500宽体客机发动机是以配装双通道远程宽体客机为目标的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具有低燃油消耗、低排放、低噪音、高可靠性、长使用寿命、低维护成本的产品技术特点。

  《北京日报》当时就推测,AEF3500很有可能是为CR929研制的。

  不过,中俄CR929项目俄方总师马克西姆-利特维诺夫(Maxim Litvinov)去年8月在莫斯科航展上向航空新闻网站“AIN oline”透露,CR929发动机的中俄国产替代方案,由于涉及两国合作伙伴关系,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确定。

  他当时坦言,自己更喜欢谈论技术而不是政治。但是,美国对中俄实施“经济制裁”的前景的确存在风险,特别是对于CR929飞机的全球合作伙伴,比如通用和罗罗这样的西方供应商。

  值得警惕的是,据法国赛峰集团官网披露,中国C919目前由其和通用电气合资的CFM公司提供LEAP-1C发动机,该集团还通过赛飞公司为C919提供电气线路互联系统(EWIS)。

  但在今年初,有消息传出,美国正考虑阻止通用电气向中国商飞出口用于C919的航空发动机,理由是担心中方可能会对发动机进行逆向工程仿制,损害美国商业利益。

  不过,通用电气公司发言人4月7日表示,已经从特朗普政府获得出口许可,允许向中国商飞C919客机出口航空发动机,赛峰集团随后也确认了这一消息。

  “中国不可或缺”

  “中国作为罗罗全球三大市场之一的战略地位不断提升。与此同时,我们通过与中国供应商的紧密合作,继续提升全球供应链运作管理。中国已成为罗罗全球供应链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罗罗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回顾2019年时表示。

  根据官网介绍,早在1963年,中国维克斯子爵号飞机就选用了由罗罗的达特发动机提供动力,标志着罗罗产品进入新中国的开始。

  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仅有几十架飞机选用了罗罗的发动机。随着中国民航业的高速发展,其在中国的航空发动机业务也经历了显著增长。官网显示,目前中国有400多架飞机选装了其高性能的发动机,还有100多架的订单。

  同时,罗罗动力系统业务在中国也大量开展,旗下MTU品牌产品应用于油气、建筑、发电、采矿、轨道交通等领域。在核能领域,中国超过7成运营中和在建的核反应堆使用其仪表和控制系统设备。

  中国在供应链中的地位同样重要。

  据罗罗官方微信介绍:在民航领域,罗罗在中国供应商已达到25家。2019年新增采购订单2.5亿美元,涉及其民航大型发动机和公务机发动机多种零部件。其合作伙伴不仅有中航发集团旗下企业,还有多家民营制造商。

  “中国供应商近年来在技术、质量和交付等各方面取得的长足进步令人赞叹,希望大家高度重视部件品质对整个发动机质量的重要性。”罗罗首席采购官Warrick Matthews在谈及供应链时表示。

  罗罗3月5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实现营收15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328亿元),同比增长6%;实现营业利润8.1亿英镑,同比增长25%。其中,民用航空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0%,利润为1.95亿英镑,交付510台宽体机用大型发动机;动力系统业务营收同比增长4%,利润同比增长15%。

  今年初,罗罗大中华区总裁李安(Julian MacCormac)通过《国际航空》杂志发表新年贺词时提到:“作为罗尔斯罗伊斯全球三大市场之一,大中华区的重要性不断提升。2019年,大中华区贡献了集团销售额的10%以上。其中,民航业务的增长尤其显著。”

  而在新冠疫情发生后,罗罗及时启动了应急预案。对此,李安表示:“罗罗中国供应商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积极复工恢复产能,对保障供应链正常运作作出了巨大贡献。这让我们对中国市场和推进本土化进程更加充满信心。”

  谈到对中国市场未来的预期,罗罗在公司官网刊登的文章中称:“中国目前是全球第二大民航市场,并预计将在2030年发展成为全球最大市场。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和城市化进程为民航业的持续发展注入源源动力,也为罗尔斯·罗伊斯持续助力中国民航提供了巨大机会。”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飞机

Ovation2 GX

参考价:405万

运-5

参考价:235万

环球7000

参考价:4.2亿

P68C TC

参考价:980万

P68 Observer 2

参考价:980万

Panthera

参考价:292万